“他并不刻意追求形式上的新奇炫目,